暑假的到来真是让人有难过又开心难过的是一想到女友Micky可能被不认识的男人给上了、也难过小琪被骑在别人的胯下。那开心的就是我有机会开发其他女子。可以让我稍为洩慾、欺负落到我手裡的美肉。
  本来只是无聊自己看一下片子,玩着自己的小兄弟只是想打发时间,谁知道玩着玩出火了,好想要找人塞满一下,不管是Micky还是不认识的,无奈...千女在林不如一女在身边。
  开姊姊的车去外面逛逛好了,一来可以消一下火再来可以欣赏路上美丽的夏日风光满足视觉阿。
  夏日果然是男人的天下,满满的美腿与低胸让我看得很开心又满意。「我有一隻小毛驴,从来也不骑, 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 手裡拿着小皮鞭,心裡正得意, 不知怎么哗啦啦啦啦,摔了一身泥。」
  哼着歌进行巡礼。「伞兵注意左前方又来一个妞!向左前方滑行!!」一个人在车上玩的很开心,不仅没消火~反而火一直上来啊。
  开着开停红灯时路边还真的出现一个非常喜欢的类型远看应该是漂亮型的、皮肤雪白娇嫩,还有一头长长的秀髮从后方看来身材不错,腰身也纤细、看起来真的像个公主。
  绿灯后将车顺势开了过去停在超商面前慢慢的继续行注目礼穿着一件贴身的小洋装,露出了手臂,搭配洒落下来的褐色长髮下身则是一件短裙,把两条粉腿差不多全都露出来了,风味十足。
  突然她转头过来,我吓了一跳!一来是莫非是被发现、二来是她的美圆圆的脸颊,尖尖的下颚,大而明亮的眼睛,丰厚温润的嘴唇,整体而言,漂亮而迷人。
  身高约162分,配合着紧俏的臀部,加上修长的双腿,可以说是美人。更令人喜爱的是她胸前突出的双峰,大约有36D左右,虽然有上衣包裹住,但是动荡不安的好像随时会跳出来似的。
  不禁就被这位美丽所震惊,眼睛很难离开她那饱满的乳房。由于被发现了有点尴尬,只好把车窗摇下想要点头示意说声抱歉。
  正要开口说:「不好意思」没想到她居然走向驾驶座那边的车门。
  「干嘛~?」
  「不是说好今天要让奴奴开车嘛?」
  「奴奴?阿?」我愣了好大一下!
  「阿????」
  为了不要太尴尬只好急忙说:「对 ! 对 ! 差点忘了!」
  接着居然顺势就上了车说、示意我开车。天底下居然这样好康的事、路边的女神上我车。
  还好我跟姊借了车,也许骑着我的小破车一定没有这样的礼遇。一路乱想着陌生女神接着开口说:
  「要去哪呢?」
  「都可以耶~」
  「你不是说你知道一个隐密的地方可以让我们好好聊天」
  「喔!好阿!」我有说过吗?
  等等!我们认识吗?说过话?一面纳闷着、一面往她指示的方向开去。当然一切为着也是延续这美妙的插曲、心裡也邪恶想着等等该不会真的有”插”曲吧!
  我发现她馀光瞄到我害羞又狂野的说:
  「嗯嗯...妹妹好痒...等你好久喔」
  「嗯!」我故坐镇定与帅气这样回答着。
  等等!她说她好痒????
  「上次因为太忙没时间好好跟你说明就说可以约个地方在跟你仔细说明,之后就一直很想…」
  「阿?」
  「想干么!?」
  「你不是说一隻肉棒在等着妳嘛,说要我赶快给你干!」
  她的声音带点戏谑有点淫荡的感觉真是让我受不了口中的饮料瞬间喷了出来!下面更是完全不争气的硬了!撑起很大的帐篷!心想我今天不把你上了、我还是男人吗?
  带开玩笑的口气直接讲出来:「不过直接来不好玩、我们先玩游戏?」
  陌生女神不仅豪放还挺有想法的呢:「玩甚游戏?」
  「野球拳阿!」
  用她那个本来就有点嗲的声音说:「有机会给你吃豆腐还不好呀!」
  她说:「妳们输一次,脱一件!」
  我笑一笑,把问题丢回去:「要我脱没关係啊!你要脱我也不反对」
  我故意用激将法,想要她答应。果然,就听到她说:「谁不敢脱!」
  我这时爽快的不得了:「不过我要开车耶~」
  「我可能马上就脱光了呀。」
  光是听到有可能在车上脱光马上改:「可以!」
  光想到这时的样子,那个不是硬的难受。
  约定在停红灯时猜,一来也可以不分心好!比赛开始了!相信我,如果有女孩答应你赢了她就脱, 神都不会是你的对手! 果然,第一次猜她就惨败!
  依约,她脱了一边袜子!因为她穿得是裤袜。
  结果少了一边袜子后,也许是分心吧!另一边袜子也输掉了只好整件脱掉。
  再猜几次、上天都是站在我这边我只脱了手錶与手环我还真是够贼的!
  而她只是说:「我是女孩子耶,可以多一次机会。」
  「欠着啦!」
  「路上人很多耶!」
  「是你说要玩的!」
  「欠着啦!」
  辩不过我,就向我看来。
  我回答了:「那可以用别的还吗?」
  听了多少有点睹气,就看着前面说说:「你知道口交嘛?!」
  「而且要让我先看一下你的内裤」
  「嗯…」她微微得点头露出她穿的T-Back!
  我也没想到她穿着T-Back!而且是粉红色前面蕾丝透明的那种。 瞬间让我有喷鼻血的冲动!
  「干!真的有够淫荡的」
  「妳可真色阿!等我的时候该不会下面就湿成这样了吧!」
  说完就顺势抚摸她的大腿。「啊 ! 对~你继续报路」
  继续装着很镇定的帅劲!
  「啊...好坏!」顿时全身像被通电般的酥麻!
  「小骚货!」
  一边摸着、一边偷看心想她的腿好漂亮。除了来回抚摸、不对!应该是蹂躏她的大腿外!
  当然毫不客气的开始一手揉着她的奶,也时看她用贪婪的用舌头回应着对于胸部与腿被这样粗鲁的玩弄,嘴巴只能发出「呜 呜 呜...」的声音,夹杂着淫乱的喘息声。
  在车上手与意志的战争正在热烈进行而我也认真期待等一下的美好。
  路边女神的肉体水准与突然的表现乱好一把的!一想到这样的豔遇,下方的帐篷简直快破了。她还一直在那火上添油。
  「好坏,奴奴开车妳一直摸人家,现在下面都湿了!」
  「好大喔!」。
  起了自己的小裤裤,慢慢的往下拉,露出了一点阴毛后,又很快的拉起来。 有点淫荡的一直挑逗。
  这时我已经硬的有点受不了,好想把立刻抓起来狂干!她把上衣拉起了一点,可以看到雪白的半个乳房,就把双手抱在自己胸前,
  说: 「这么想看啊?」
  动作使她的大奶子继续在我面前晃动,干她妈的,简直是说不出的淫,害我裤子裡都胀满了。
  顺势抵达她说得神秘花园将车草草停进去汽车旅馆的停车场、赶着上楼继续延续这个美好...也不管是否在做梦、还是仙人跳。
  上楼梯的路上她娇羞牵着我的手、希望我领着她往上。洋装的面,露出了一部分的乳沟,是因为太兴奋似乎已经看得见汗珠。就算真的是梦也无所谓了。一进入房间陌生女神一边拉起了裙子露出了小裤裤,她似乎也忍不住了。
  「好想要被你干....。」
  我一把把她拉进来,关上门说道:「我就是喜欢你这样。来,先帮我摸摸,今天我非干死你不可。」
  拉着她的手,放在我的鸡巴上,她轻轻的握着这根滚烫的鸡巴,掏出了肉棒,就直接开始含、毫不犹豫的一口含住上下套弄起来。我的手也没閒着,伸进她的裙子动作起来,隔着内裤搓揉她的阴蒂和阴唇与感受溼润度。
  不一会,发出淫荡的呻吟,一边揉着下面,一边用另一隻手伸进了领口,使劲的抓着她的乳房。
  狞笑着说:「乖乖,你的下面都湿透了。」
  「认真点吃!这样怎么会爽呢,给我含深一点 」
  说完就用手大力的把肉棒塞进她嘴裡,玩着胆子一路大起来!
  一把抓住她的头髮道:「快含着我的鸡巴,让我爽。」。
  她轻轻的含着那个紫红的大龟头,伸出乖巧的舌头舔那条缝。
  陶醉的深深的吐了口气,手上一用力,把她的头按了下去,她的嘴将这根大鸡巴完全含了进去,嘴唇贴着阴囊,不实喉咙发出呜呜的声音,很卖力的上下点头,帮我口交着。
  抓着她,让她跪在地上为我吹喇叭,然后将手伸进她的内裤,扣弄起小骚屄来。「阿……」
  拉起我的阴茎,一下子就滑了起去,发出了很大声很满足的淫声。我很难形容那个声音,那只有忘我的满足时才会发得出来。
  被我插入后,整个人都快发狂了。用力的扭动她的腰,上下的大力摆动。这样的摆动可以让我插的很深,整根都没入了她的阴唇里,然后她的臀部再重重的撞到我的大腿上。
  因为场景实在太淫荡,我很快就有了要射的冲动,所以赶紧把她的臀部抬高,避免一下就射了出去。
  因为我突然拔出,十分不满足:「老公老公干我,快点干我。」
  「好!干死你」
  她有点喘息的回答:「我,我要被干」
  我再逗:「不行,不能说我,要加名字。」
  像这样的美女,打开自己的阴户,喊着说要被干,真的没什么男人能忍得住。
  我说:「去柱子那边」
  我把她抬过去时,还故意把大腿用力分开。
  也很配合的把阴唇再度分开,趁机一下子插了进去,抽动了几下再很捨不得的拔出来。
  让她抱着柱子,再把他两手用皮带绑住。但看到她被绑在柱上,雪白乳房在上磨擦,有一种很强的凌虐感。
  一插进她的小肉穴后,就发出了感叹:「好大!,我的小穴穴 塞得好满,好爽」
  「我 快 要 射 了。」。
  她点点头。马上加快速度抽动,叫的声音也愈大声。
  在一阵深呼吸后停住不动了:「人家还要嘛」
  我回答:「干死你!让你爽到死为止。」 有点遗憾怎这样快就结束第一次、不过因为过程真的过于刺激又加上她的美穴、实在是有点受不了。
  不过射完立刻想要再干还真是第一次!
  「怎么样,被干的爽不爽?」
  「爽爽爽翻了。」
  「喜不喜欢被我干?」
  「喜欢」
  「谁喜欢被我干?」
  然后突然放大声音说:「不要问了,我好爽, 我要被干,让我爽,不要一直问。」
  听到这样当然没那么轻易放过她:
  「受不了了,我要再射。」
  「过来吃下去,过来清洁一下。」
  并没有就此放过她
  「快把衣服全脱掉。」
  「可是!」
  「可是你不想看我穿性感的蕾丝内衣吗?我专程准备了」
  「当然要!」
  「快去换!!!」
  我挺着巨砲露出淫荡有满意的笑容。
  「你先去床上等我」
  她进去浴室换衣服,实在是有点等不及期待是怎样的美丽衣物可以衬托她这样的完美尤物。没多久穿着衬衫与紫色网袜走出来。
  「等很久了吗?」用很骚的语气这样问着。
  「今天可是穿决胜衣物呢!」
  慢慢从床尾爬上床、缓缓的往我这爬过来边爬宽鬆的衬衫都扯到胸脯上,可以看到肚子与整个上身特意从上面往下看可以看见奶子,所以很性感的。我突然伏下身,伸手去外几颗钮衬衫完全鬆开,整个左边奶子抖了出来,在我面前晃动, 当我伸手到她衣服前时她爬到我身身上,两个奶子大刺刺地暴出来。
  「真够淫贱,迟早给我干死」
  我用手将衬衫向上拉,整个屁股都露了出来,仔细看她两屁股间,看来连小穴都给我看见了。
  整个黑毛毛的私处都露出来、我自己看得也快要胀破了。她用手握着我的鸡巴打手鎗、我有点慌:别打手鎗,等一下又射出!看着几乎全身赤条条然后搓弄我的大鸡巴,只见那鸡巴胀得好大。
  「让我好好干干你,既然妳送上门,没理由不吃……」
  说完把她按在床上,这一次把她的衬衫拉掉,两手握着她的两个大奶子使劲揉搓着,一手解开紫色内衣的前扣,别一隻手已摸到她的小穴那裡,食指和中指硬塞进去。
  又轻轻啊了一声,摇着头,好像示意别再弄。
  不理她,继续挖她小穴,弄得她全身直抖,不断扭来扭去。
  只懂一直喘:「别,不要……」但却没有甚么实际行动,也推不开我。
  「不行!不行!」
  不过了一会,一根大鸡巴又挺得像铁棒一样,昂着头骄傲的对着她的小嫩骚屄,将鸡巴抵在阴户上,开始慢慢的插进去。
  在插进去的同时她的嫩屄内冒出了许多淫水...她开始全身摇动,发出呻吟。
  「啊~」地叫一声,是克制下的叫声。
  不是很大声、顺着溼润的淫水干了进去。
  还没反应过来时,大腿已经被张开肉棒就直接灌进了她的小穴。将鸡巴抽出来一大截,她的身体略略的放鬆。
  紧接着,又用飞快的速度,用力将鸡巴插进阴道。
  这一次进去得更深了,而用狠命的耸动着屁股,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深,而且速度也越来越快,粗长的阴茎残忍的抽插着她的娇嫩处。
  粉红色的阴道口壁肉紧紧吸附着鸡巴,被带出又挤入。
  「干!今天也太幸运!」
  「本来只是想看看是否好康可以看,结果就遇到你个这淫娃,路上边开车还边发骚」
  「啊~啊~啊~啊~」
  「啊~你不是~?阿阿~」
  「是谁?」
  「还说不是?在车上就知道妳浪了,还穿这么辣出来勾引男人……表明了欠干……」
  「我……我才不是……不……我没有……」淫荡的喘着居然还想表示
  「是你自己要我干你的!」
  「只能怪你送上门、就这样被我给干了!」还补枪说「真的有够淫荡的」
  「是谁?」
  「啊...好坏!人家都还不知道妳是谁」
  「名字不用管拉!今晚干死你小骚货」
  「阿阿~嗯嗯~,一定要干死小骚货喔」她似乎也真的豁出去了。她用受不了的嗲声对着说
  话都还没说完我的肉棒还是继续蹂躏她的嫩穴!毫不客气的手揉着奶,上面则是舌吻着。
  嘴巴只能发出「呜 呜 呜…」的声音,而下半身则是传来大腿和大腿间碰撞的啪 啪 啪 声!这种上下都被填满的感觉,就是爽到没办法思考了!
  「呜 呜 呜…干~我」
  「小骚货就要是要像母狗一样被干」听到之后,就感觉到小穴裡的肉棒顿时又更硬了,插进小穴的深度也顿时加深了!
  但已经被肉棒干到话都说不清楚!「好厉害,快干死小骚货...喔喔...喔... 」
  但似乎是希望小穴被塞满,想要的竟然主动张开腿,
  并对我说 「快一点...好想要...干死我...」
  这样让她又达到了个高潮,她张大了嘴,拚命的喘息,她的玉乳随着上下的动作而跳动 。
  命令道:「翻过去,像母狗一样爬着。」
  用手指沾了沾小骚屄裡的淫水,玩弄着屁股她一直在呻吟,觉得差不多了就握着自己的龟头慢慢的插了进去。
  叫得更大声了:「慢……慢……一点!」移动屁股,主动帮我抽送自己。
  叫道:「快点用力干我,快把我干死……」
  开始加速干她,她的头髮在空中飞扬,乳房在胸前跳动,几分钟后,她又一阵痉挛,看来是高潮又来了。
  「嗯嗯啊」地叫了起来,身体开始左右扭动起来,双腿开始发劲夹起来,她那蜜穴裡的淫汁渗了很多出来。
  每次当那鸡巴抽出来时都带不少黏液出来,当干进去时,又有「唧唧」的撞击淫水的声音。
  她给干得全身都粉红起来,她的腰背弯曲起来,把两个大奶子挺起来随着那姦淫而上下晃动着。
  嘴裡「呀呀啊啊」地叫起来她小穴不断渗出淫水来,流在床单上,弄湿一大片。
  一次他干脆把她两个屁股用双手捧着,然后扭动着粗腰,将鸡巴只插进一半,然后顺时针方向扭转,弄得那小穴口歪来歪去,裡面搅动幅度之大更不必说了。
  瞬间又淫声大作果然也气急起来,把鸡巴倒过来逆时针方向转动,然后又转过去,小穴给我干得绷得很紧。
  又是给她折腾得娇喘连连,当把肉棒再次完全地插进她小穴裡时,她又叫了起来,小小嘴巴张得开开,却丝毫不给她休息、对准洞口小穴任那我乱插。
  那隻大鸡巴狠狠的一插而尽。
  「啊…啊……不行…啊…会死…啊啊…好爽…啊………啊……啊……饶命…啊…啊……」
  快马加鞭的一阵勐插,干的她胡言乱语,一会儿讨饶,一会儿喊爽。
  「啊…啊……不行…啊…会死…啊啊…好爽…啊………啊……啊……饶命…啊…啊……」
  像只出闸勐虎,疯狂的抽插,弄的水花死四溅。
  「啊啊……天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啊…啊……」
  她淫声浪语,已经不知羞耻为何物。我把她翻过来撕裂她的决胜内衣与吊带将她双腿挂在我的腰上,随着那最后的冲刺而在空中晃动。
  她的水又给弄得乱流在大腿内侧和床单上。最后用尽力把鸡巴插在她小穴裡,然后也大叫一声 !
  最后「啊~~~ 」 的一声爽快地射了一塌煳涂!
  回头看她美丽的躺在那边喘还在那「呀呀啊啊」
  「小淫娃~还要给我干吗?」
  她笑了一笑
  微微听到「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