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与此同时,她心底又生出了一个想法,与其让儿子偷偷摸摸便宜了外面的女人,不如她来满足儿子,虽然违反了她当初定下的规定,但是只要不让家里的两个女人知道,偶尔给这小坏蛋开个荤,不是更好吗?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到了年纪的原因,她发现她的身体也越来越敏感,以往不曾有过,她居然开始期待每个周末儿子来找她。
  凛然,在儿子去找温婉婷或者孙淑琴的时候,她的心里竟出现了失落的情绪,尤其是当儿子和温婉婷或者孙淑琴做爱的时候传来的声音,她的身子也有了反应,甚至最近的一次她脑海里出现了儿子和她做爱的画面,忍不住把手伸到了下面,最后还把内裤给浸湿了。
  然即她禁不住跑到了浴室,居然在浴室用手弄了出来,当时她真的羞愧得几乎想自杀。
  而这股欲望也在最近越发的强烈,就好像开解了一道潘多拉的魔盒,陈淑娴一开始还以为她得了什么病,后来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才知道是她的年纪到了,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先前的她不过是内心的保守和理智压制着身体的欲望,亦然在和儿子释怀了以后,随着性事的增多,她的心里自己为自己所设的界限也在慢慢的放下,自然就会感觉来自身体的渴望。
  所以在明里暗里的各种原因下,陈淑娴才会生出这样的想法,其实陈淑娴她自己的心里也清楚,今天所谓的奖励不过是个借口,更多的是她找不到更好的借口,而且还是靠着轻微的醉意才做出那样的动作,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欺骗儿子,至少给她自己一个台阶下,好过自己心里的那一关。
  「嗯......嗯......」沉醉在妈妈巨乳的世界里的我,根本不知道在短短一霎间妈妈想了那么多,我只知道我整个人好像被妈妈的肥乳夹在了中间,奶水从空中灌浇而下,冲洒在我的脸上,曼妙的香味是如此的香浓醇厚。
  然之我的手不由自主地扣到了妈妈的腰上,只要稍微下一点点就是妈妈那翘挺的丰臀,腰部和凸出的美臀宛若一道「S」型的弧度,旋即我不小心擦过了妈妈的裙底,一道柔滑的触感顺着我的手心传进我的大脑,当即使得落入妈妈丰满的乳林中无法自拔的我,浑然一颤。
  接着我脱开了妈妈那「伟岸」的胸怀,注意力投入到妈妈的下半身,顺着我的目光往下移,忽然看见妈妈跪坐的姿势令到裙子稍稍的拉扯而上,露出来的浓黑色的蕾丝图桉,似是在妈妈的大腿上环绕了一圈,随着我的咸猪手朝着妈妈的裙底探索,忽然我摸到了一条带子,我此刻几乎屏住了呼吸,呼吸几乎只敢呼进不敢呼出——妈妈!!?妈妈今天穿的不会是......吊带丝袜......!!?吧!!!?